支振锋:“无节操”港媒,新闻从业者之耻支振锋:“无节操”港媒,新闻从业者之耻

支振锋:“无节操”港媒,新闻从业者之耻
在香港近期的暴力活动中,内地记者遭歧视、干扰甚至欺凌的事件接连发生。所谓“香港记协”纵容和偏袒暴徒,部分港媒记者阻拦警察执法、充当暴徒帮凶,某些“记者”在香港警方发布会上多次打断发言、态度粗野,都表明香港媒体出现了严重问题。真实与准确、可信与公益、公道与正义,这些新闻工作者的职业伦理与道德操守好像不见了;媒体人不再是社会事件的报道者,而变成社会事件的参与者。  恢复秩序、尊重法治、维持繁荣,成为当前香港社会的首要问题。在此过程中,无论作为忠于事实真相的新闻伦理遵守者,还是作为香港社会一个诚实和尊重良知的普通个体,香港媒体人士都应客观、全面地传播信息,中立、准确地呈现事实真相,供全社会了解和判断,从而为平息事态、恢复秩序提供助力。  但事实好像恰恰相反。在坚持“反中”50年的香港记协带领下,部分香港媒体人士不再单纯是社会事件的旁观者和报道者,而是行动者和参与者,他们刻意摆拍警方“暴力”执法,干扰警方现场行动,甚至阻挠警方应对暴力行径;部分港媒抛弃忠实、客观和传递真相的职业伦理,摆拍镜头、剪辑过滤、含糊其词甚至颠倒黑白,向外界传递虚假信息和扭曲偏见;还有部分媒体人士甘为外国势力操纵香港局势、损害香港利益的工具和棋子。在这样一群背弃职业伦理、混淆是非黑白的媒体人士操弄下,舆论成了战场,公器成为工具,新闻的作用成了制造对立、火上浇油。  无论作为社会问题思考者,还是作为社会现象观察者,媒体记者首先是被社会寄予厚望的知识分子。“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”。记者还不是一般的知识分子,某种意义上还是掌握巨大能量的权力人士。正因他们拥有巨大的话语权和对社会的巨大影响,所以这个行业才必须自矜自重,社会也特别强调他们的新闻伦理和职业操守。且不说“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”的高远理想,最起码应该做到坚持“旁观者”的报道中立性,做到忠实于事实真相,做到客观和全面。  实事求是地说,自有现代传媒以来,正是一代代新闻工作者对职业操守的坚持,才建立起新闻行业的社会声誉,奠定了“第四权力”的社会根基。毫无疑问,无论回归前还是回归后,媒体都是香港社会的重要一极。媒体的行为,不仅仅影响着香港的舆论场,更是塑造香港局势的重要变量。在香港社会出现困难甚至危机时,是坚持职业伦理,做解决香港问题建设性的信息传播者;还是为一己之私乱港祸港,成为香港社会的负资产,就成为部分香港媒体人士的灵魂之问。事实很明显,一旦放弃中立与客观,媒体就不再是社会问题的客观报道者,反而可能成为问题的一部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